標籤: 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

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 起點-借錢熱推

Published / by Phyllis Garrick

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
小說推薦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朦胧月下藏不住的爱意
所以让阮飞虎拿出一大笔钱来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医院里,阮清的二姨柳太太看出了妹妹的不对劲。
“家里出事了。”
阮太太摇头,不经意的背过身去:“没有,没事。”
“你别骗我,当我看不出来啊。”柳太太拉住人:“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阮太太这才卸下那些坚强,在柳太太面前露出难过:“阮家的那些事,就是一直惹事的阮星剑,先是差一点把阮氏弄破产,现在又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。人都找上家门了。我们哪个小区你也知道,都是有钱人家的,我晚上都不知道怎么回去。阮飞虎还想给他还。阮清、柳生豪还有他这么忙,就跟看不见一样,非要填那个无底洞。”
柳太太听了也很烦,一脸的嫌弃,连忙问:“那你想干嘛。”
阮太太狠狠心:“我想离婚,把就家产分分,现在是阮清管着。这样阮飞虎拿着他的那份钱怎么花我都不管了。等他拿不出钱拿来,我看他们家的那些人怎么对他,让他后悔去吧。”
柳太太很是担心,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,认为男人就应该娶一个女人,结婚生孩子,继续传宗接代下去,就没有离婚和同性这种事。所以她赶忙劝着阮太太: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提离婚,你让别人怎么看啊。孩子也都大了,再过几年两个孩子也都要结婚,你现在凑合着过。”
阮太太摇摇头:“没办法过了,两个孩子看的是比谁都开,我跟清清说了让她给我着离婚律师,这种日子我是一天都没办法再过下去了。离了婚,有了钱,想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,也不用再看谁的脸色了。”
阮太太好像已经看到了未来生活的蓝景:“二姐,你是不知道啊,我们那个小区里富太太多的是,不是这个家里有一堆的是,就是那个老公有以一窝的情人。我们家这样的还算省心。等我有钱了,俩孩子还得继续工作着养我,我也不用管她们,多好。我可是见了很多人表扬那种小明星,小孩子的,我以后也干干,总比围着阮飞虎这种糟老头子的好。”
柳太太对阮太太这种不知羞耻的话吓得有些够呛,但是碍于阮太太说的眉飞凤舞的,她也没敢打断,只能私下里给柳生豪说。
柳生豪听完竟然有些佩服阮太太。
游飞自然也听到了风声,自从阮清进门之后,眼神像X光线一样的在阮清身上扫描着。
阮清被看的有些不自在:“有话快说。”
游飞笑着走上前,把人抱在怀里:“是你吧。”
阮清装傻:“什么是我。”
“你爸,今天跟我借的钱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阮清眼睛一眯:“你给了?多少?”
游飞有些不自在了:“就手上还剩的两千块钱,老丈人要钱我还能不给啊。”
阮清嗤笑:“看来以后还是不能多给你钱,欠条打了吗。”
“老丈人的,我哪儿敢啊。”
“有什么不敢,谁的钱不是钱啊,就这么一会啊,以后不能给。”
阮清把游飞的手机抽了过来,每个账户里面都小心的查着帐,不放心的嘱咐着游飞:“你要是觉得不敢得罪我爸,就不怕得罪我妈是吧。以后他们的事你别插手,我爸有钱的很,那你别管。”
游飞有些不明白:“我听说你爸妈要离婚了。真的假的,叔叔不是挺好的吗。”
我和上司的小小日常
阮清瞥了人一眼:“你知道啊,你跟我爸过的啊。两个人好不好,还不是自己清楚。”
游飞心口一噎,心说,我跟你爸干嘛,我要跟你过的。
“我怎么听说有人去小区里要钱来的,把阿姨气走的,是不是你把人放进去的。”
阮清有些疑惑的审视着游飞:“今天你问题挺多的啊,知道的也多,谁给你说的,我爸?”
游飞眼神躲闪:“我还不是关心你。”
阮清笑笑:“是我放进去的。厉害吧。那个房子啊,应该说除了家里的咱们几个就没人去过。我妈可不是被气疯了。我爸也是挺重感情的,就是舍不得大侄子啊,整个阮氏都要为他陪葬了。”
游飞却是抓到了别的重点:“你的意思,是不是我已经被你家里认可了。”
阮清大笑,捏着人脸:“笑话,也不看看我是谁,她们也没那个能耐说不认可你,跟着我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游飞捂住游飞那种张狂的脸,轻骂:“大流氓头子。”
之前爸攒的钱都给了老家的大哥一家,还有一些给了阮成玉,要支持儿子的梦想,所以阮飞虎手上剩的钱基本没了。晚上,阮飞虎是连小区的门口都没进去。
保安这段时间经常晃悠的阮飞虎很眼熟了:“先生,您得坐下登记,要不能让阮太太过来接您。”
唐 三 少 小說
阮飞虎脸上一僵:“我就是这个小区的。”
“先生,我们也没办法,业主通知近期没有客人,不希望有人打扰她,麻烦您理解。”
阮飞虎咬牙,拿出手机就给阮太太打电话,但是那边显示忙音。
阮飞虎明白是被拉进来黑名单里。
阮清不接,阮成玉在外面封闭联系先前的手下,是没有脸给他们打电话的。
七拐八拐的,阮飞虎联系上了游飞,这才有钱住酒店。
时间不等人,时间就是金钱。
由于阮太太的吩咐,在进不去小区的之后,这群讨债的人直接去了阮氏。
大门口围站了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,保安一直请示到了阮清,阮清显示按着不管,等到了中午,直接让人转到阮飞虎那里。
得到消息的阮飞虎连忙赶来。
而阮清早就已经跑了。
阮清是要看看阮飞虎该怎么选择,她不是什么好人,对于阮星剑这种垃圾找就想处理掉,不过在处理掉之前,阮清还想让他发挥最大的用处。
游飞对于阮清的无情早就适应了。或许她们这样的人早就对感情没多少的信任。而游飞在尝试过很多次的改变之后,终于下定决定,选择了接受。